你們任務結束的幾天後,苔絲把你們小隊叫到了基地的一間會議室中。你們在這狹小的房間裡一個個就坐,但在此過程中,機構的這位領導始終一言不發。

苔絲看起來滿臉心事。突然,她舉起一隻手,用手指在空中反覆劃著,淡藍色的閃光寶珠慢慢形成了一個神秘的形狀。房間裡的聲音也慢慢變得沉悶,房間的輪廓變得模糊,就好似整個被擦除了一般。

為加強沉浸式體驗:如果苔絲在場,將設備交給形象氣質最符合她的玩家,由該玩家大聲朗讀以下文字:

「我們現在處於時空隔離氣泡中,因為接下來我想說的,只有我們能知道,絕對不可外傳。這個秘密我壓在心裡已經好幾個月,我不能再隱瞞下去了:我必須再說一說時間守望消失的這件事。在當時,我以為只有我擁有這種力量。我以為只有我可以重振機構,拯救全人類——除此之外別無他法。通過超光速粒子的精準投射,我像一名士兵一樣,訓練有素地拯救了機構,從那些剛剛任務結束的特工手中收回了必要的方塊。要不是那些無名的特工——或者說我們稱之為「玩家」的人——所有的這些復興,都無從談起。而那些玩家……我卻拋棄了他們。

當時的那一幕我一直記不起來:最開始,我以為我祝賀了他們,然後把他們帶到了我們身邊。但這些模糊的回憶最近開始浮現。他們的臉龐……他們震驚的表情,一直印刻在我的記憶中。這種感覺,就好像有人在代替我……這股罪惡感我難以承受。我有一種預感,當時的事件就是我們問題的癥結。我們必須回到當時。

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:艾洛伊人完全無視任何時空的延續性,他們的攻擊已經將時間守望的覆滅從時間線上徹底抹除,我們已經盡力,但再也無法傳送到事件當時的時空區域。這些我都知道。

但我想到了一個辦法。

為了達成目標,我們必須揭開艾洛伊人首領的真面目,無論需要付出多大代價。我們對此人一無所知,所以我們暫且稱其為嚮導。只有他才能重現當時的那一幕。要找到他,我們就需要追蹤他的四個信使,跟蹤他們就能找到此人。仔細聽我說:所有以4SK開頭的任務命令,都代表這個任務將為一個或多個信使提供庇護。這些艾洛伊人每人都帶有一塊淺綠色的石頭,這是嚮導力量的載體,所以他們絕對不會讓石頭遠離自己。我們需要獲取這些石頭,把它們帶回這裡。如果之前完成過這個代號的任務,我們必須要檢查是否將石頭帶了回來。如果沒有,就需要重返那些任務。等到所有四顆石頭都到手,我們就可以和這個嚮導談上一談……

該說的我都說了,特工們。現在你們應該知道該怎麼做了。」

 

她一個響指,時空氣泡消失了,房間正常的聲音再次湧入耳邊……